今日是:
全文检索
搜 索

丹青缘相——著名画家惠升碧先生作品欣赏

时间:2018-05-16 13:19:32  来源:  作者:

   

 

  惠升碧,男,1948年1月生,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,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、榆林市美协名誉主席、研究员(国家一级美术师)。

  1991年10月《黄土坡》参加第一届全国山水画展,获收藏奖。

  1991年7月《横山里下来游击队》获《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七十周年陕西省美术作品展览》三等奖。

  1994年《金色的高原》入选全国第八届美展。

  1996年加拿大国际美协《华夏之魂——长城颂,国际美术大展》获铜牌奖。

  1995年作品获文化部社文司、河南省人民政府主办的全国“牡丹之选”画展,获优秀奖;1999年《老井小曲》获《国画家》中国画学术期刊编辑部、国画家学术委员会举报的“首届《国画家》中国水墨画小品精品展”优秀奖。

  2004年作品入选由中国国画家协会、中国书画报等单位主办的“2005中国书画百杰”系列活动,并荣获“中国书画百杰”荣誉称号。

  20011年被评选为21世纪具有收藏价值与升值潜力的中国100名人物画家。

  

 

  《惠升碧先生作品欣赏》

  

 

  《惠升碧先生作品欣赏》

  

 

  《惠升碧先生作品欣赏》

  丹青缘相

  游子打坐入定,与玄鹤云头相遇。相携带过界,云开处来到一河旁,有一无人小舟,摆渡过去,岸边至山坡全是桃杏花,偶有柳枝随风摇摆,清净宜人。曲径处有一老人务农,游子一惊,上前忙拜,曰:白石老人为何在此处?老人曰:你咋识得吾?游子曰:天下知齐老者多矣。您的画雅俗共赏,惊人了!老人曰:那都是当年为了生计,一挥笔墨所剩。离吾心至境远矣。游子曰:何以见得?老人曰:曾记得我当年愿作青藤八大……游子即曰:过谦了,先生。老人曰:不是、不是过谦,是真愿望。现在好了,那年有缘来此处,还真见到了二位上人。再不走了,哪也不去,一心参悟。游子问:真有这份奇缘?那为何种地种菜?老人曰:上人们看得起朽材,留我旁修同参。我生来农家,闲不住,帮上人们种谷种菜权当交学费,哈哈!游子曰:原来如此。这是什么地方?还有多少高人? 老人曰:来者有缘,后生不妨,我带你四处走走看看。

  边走边看,桃园杏林间曲径幽致,很使人心境入神,清逸性灵。有玄鹤先行,游子随老人共叙互感。不觉意来到一曲幽小院,青砖玄瓦,别致宜居,只是大门闭着,门头有石刻——境斋。游子问老人何意?老人笑曰:本来是石涛起意,与抱石相约石鲁等人同修共参,可没寻到石鲁,却来了青藤,三人暂且同修共悟,很少外出,静候时空点。

  继续上行,桃花尽头,却见梅树林丛,岭上秀木齐参,修竹奇石深处,有一道观幽境。游子曰:可以上否?问答间,只见玄鹤早约一道人立于是处静候。嘻!游子眼一亮,那不是上贤八大山人?没等游子拜毕,山人便开口先道,不必了,玄鹤早已说清奇缘深由,入观再叙。

  道观四周气清有仙意,磬心入灵。入座,游子先道,拜见上人,八大忙还礼曰:吾久不入世了,有缘之客,又有鹤者携领,兴事,不客气。

  茶已备好,有童侍候。游子再拜曰:上人乃仙者矣,数百年来中国画界同认圣者矣!脱俗超凡,后来无过上人者。山人忙曰:那是众人抬举老朽,吾本一遗民,持旧不忘,多磨多难,独修独悟。满人无文化谈不上精进,能在大灾难后余生,别无他路入此道中来,算是幸者!

  茶香、梅意、又有兰香,其间似乎还有一丝佛道之香。游子疑间,山人答:你忘了吾是佛道有缘兼修过,不能忘、不敢忘、忘不了。其实最高处为一境,所以道佛二祖常敬,互参有益多多。游子曰:好超脱。山人曰:当时吾不满外族,逃亡中只为生存。现在时过境迁,当下中华文化正当需复兴之季。争持了上百年,该出新境了。中华文化就是中华文化,学外只为借鉴增进,根本不能动,也动不了。画是文化的一支。科技再发达也是文化大树上的枝、花,不断的自我调整才是真改革。艺术乃意识是也,中华就是中华,西方就是西方。意识之本无可调一致之地,西方重节奏,中华求韵律,互相参见一点相适应的,但文化意识的营养不可太杂,不可无章无节的参合。在这一点上西方历来比我们的一些人清醒。还是那个毛润之说的对:古为今用,洋为中用。

  

 

  《惠升碧先生作品欣赏》

  

 

  《惠升碧先生作品欣赏》

  

 

  《惠升碧先生作品欣赏》

  游子惊道:上人什么都知,还说不闻世事。

  山人微笑曰:品茶,品茶。

  游子曰:敢问上人一些事宜否?

  山人曰:但说不妨。

  子曰:世时百年,如云变迁,难得汝此开化,研究之甚深。那您还画画么?变了没变?

  山人曰:江山易移,本性难改。入时化境乃天道自然,正好早上有兴勾了一幅,愿一观?

  好一幅仙气和祥,通境之作,只是少了一些冷逸,更重要的是那鸟变样了。

  山人问道:汝笑甚?

  子曰:怪不道,上人也在悄悄的变呢!

  山人曰:乾坤已清,和祥如是,朗朗宜人,自然之气,自然上升之处,吾修炼参悟间自然入心,入灵至境。顺其自然便是,人意随时局,更要适时空。

  玄鹤有些不安静了,游子意识到了,对山人、白石老人曰:时日已久,我们该回了,感谢上人开悟点化。山人示意白石领二人下山去,游子再拜行别。行至山门处,山人对游子道:吾心明月朗,吾心入乾坤。悟得真谛意,自然脱俗心。又曰:入者脱凡化境,尚者一致,必出大境界。世人如有能集大成者,取优发华,必超吾辈矣。中华复兴文化之事,志在必得。汝自可悟,务必三思。

  山人再嘱:多与鹤子交流,吾托他事还未了,自会当真。

  玄鹤点头曰:吾知晓,会认真去寻,信吾。

  山人曰:吾等静候佳音。

  游子再拜。

  丙申初稿

  戊戌立春后定稿于长安

  陞碧

  

 

  《惠升碧先生作品欣赏》

  

 

  《惠升碧先生作品欣赏》

  

 

  《惠升碧先生作品欣赏》

  丹青缘相

  仙鹤游子择日携黄宾虹、石鲁二位新客来到是处,登上高院。山人见面曰:冯门九子,牛气!二位忙还礼,曰:您老人家是众家求之难见的圣者,幸会幸会,真是三生有幸,修来的。鹤曰:此二位客人好难寻啊,黄老少出门,石先生也是结庐少游。吾找多时,与尊者有约,必做不误。后在峨嵋山中小竹林遇见二位,真乃缘分。黄宾虹曰:吾多时未出行,不久前怀旧去峨嵋山,遇到石先生,有缘,就不想走了,正好在石先生庐中遇见鹤者,鹤者约事,求之不得,求之不得。山人曰:道骨仙风,果不出料,二位辛苦了!石鲁曰:不敢,不敢。晚辈四处游荡,无法安身。生前修为不到境,难进高庙。上不了山,只在山下继续修身。后来有了黄老先生指点,开悟不少。山人曰:你是激情豪放派,好学肯钻,悟性了得,叛逆精神更难得。石鲁曰:生性难改,吃亏不少。后来自学气功,想静下,有点知法不知窍。直到遇见峨眉山的高人点化,才有所知。山人曰:汝有奇缘,遇见鹤者,他可帮你大忙。石鲁曰:吾一路感激呢!鹤曰:吾等有缘,上苍佑之。山人曰:到一起了就好,以后吾等可长久一同参悟。石鲁曰:尊者佛道兼修,过人也!不走了,给尊者当个书童如何?鞠身便拜!山人曰:哈哈,哈哈!互相相互,吾也寂寞着呢,以后人多就好了,一会给汝等引荐几位友人,今后就别疯逛漂流了,留在山上,一起做学问。

  再说,境斋众家闭关回谷多时,继续正道。见山人领来石鲁、宾虹,忙顾。道是石鲁眼尖,见到抱石急上前:仁兄,还能见到汝真是奇缘大幸!抱石曰:都是仙鹤的功劳。转身将二位引荐给石涛、青藤。入座,谈笑无瑕,好不乐乎!

  石鲁又拜石涛,道:不才最崇拜的画家就是上人你,因之改为石氏。又因崇拜鲁迅先生,名鲁。今番有缘见到真汝,请再受我一拜。徐渭摸了把胡须喜曰:几位好口福,前次玄鹤与游子来时、我等正当闭关,这回谷有时也是关键时,又有二位新缘人来,今与白石备了些菜,小食品,可惜无酒了,以茶代之,日后补了。石鲁一惊,怎么齐老也来了?抱石释曰:老人早就愿到三家门下作客,也难得老人身板好,农事比吾等在行,在这里大家自食其力,忙了一起作业。石鲁过去拜见曰:齐老有志,难得!我也学你,劳作我行。正和黄宾虹热聊的白石忙还礼曰:不客气!到这里的都是自己人。早有所闻,这几个时不时提起你,后生可畏。石鲁曰:有这么多的高人,吾不走了,打死也不走也!抱石曰:好个石鲁,还是那么急性子,看还赖着了,吾伴你。再说都盼着你呢!石鲁曰:吾有什么能耐?抱石曰:吾等参悟间都觉得画风要新,缺你这一味,遗憾着,所以再三嘱咐玄鹤要寻到汝。

  

 

  《惠升碧先生作品欣赏》

  

 

  《惠升碧先生作品欣赏》

  

 

  《惠升碧先生作品欣赏》

  这把石鲁说糊涂了。

  山人呷了口茶,曰:说来话长,你呆着,咱长时间漫说细论,有你知道的,又这位宾虹也是不可缺的一位。

  谈笑间,清蒸鱼,烧炒虾,还有不少山里的素菜,齐齐一案。

  正好童子送来一坛老酒,山人曰:友朋至远方来,岂可无酒?这是吾藏多时的私品,破例贺团圆。

  众家欢乐。

  明月初动,山风徐徐,众情愉悦,兴致之极。美酒佳肴,人人皆有奈不住之情。青藤快人快语,酒兴中直言曰:吾要狂放了,本来前朝不闻尔今事。可侬一华夏子孙,生为汉子,死亦为鬼雄。身不由己,根本不可忘。更何况,千年传承文脉不可断乎!铭记,无文之族必灭。

  一石投下,平静打破,众家相应。

  石鲁先曰:实乃真言至语,高悟之理。吾身自结庐峨眉,心全向着时潮。长安难忘,魂系长安。石涛接曰:汝为新生革新者,自然。石鲁曰:那里那里,你才点革新家,几百年多少人追不上。咱白石老人为人朴素,可心一直冲着汝等,而今还追呢!白石老人酒后脸色红润,呷茶曰:吾一走狗耳!

  哈哈哈!众等一片哗然。

  山人开言曰:什么走狗?文脉在你那里有了新意,直面生活,朴素天真的可爱。护院狗,嘻嘻!难得。到这里来了,便不可谨小慎微,山野无老小,吾等皆为天缘,互视知已,为一个大象,畅心做为。所谓:易相逢者,安逸处之。

  

 

  《惠升碧先生作品欣赏》

  

 

  《惠升碧先生作品欣赏》

  

 

  《惠升碧先生作品欣赏》

  抱石也坐不住了,开曰:闭关通悟时,吾等自然想起了石鲁兄弟,书画笔墨别开生面,树新风,立新意,又是新生活,一扫前腐。面对潮流,勇往直前,开新派有理论,豪气正大,直通文脉之命门。立得住的还数你那个長安画派,文脉连华夏之本,炎黄顺沿周秦汉唐宋,山高峰巅,风范可敬。吾那金陵画派虽新,但豪气浑厚,大气象,大局文脉方面还是略输一筹。吾还试想如長安画派中参悟一些黄老先生的绝学可能更备足。今黄老来了,今后便可共同参悟,细研。石鲁曰:吾还有些迷茫矣,兄一言道破。高!今后还请黄老示范。黄宾虹曰:传统的继承与发展是一体两面,新解大家共享,应该。吾不保守,既然天缘所聚,共解共荣。石涛曰:中华文脉到丹青,开启並无分,山水花乌人物一体,后来分开了。高峰不断,永脉相连。琴棋书画,气韵一脉相递,联人性通灵魂。上至魏晋六法立说,后唐辉煌,宋高貌,明巅峰,文人画成型,后来程式畺化,无能之过在闭门学究。到新中国后,白石开了个好头,宾虹注入新解,到金陵,长安画派,局局生机勃然,新风烈烈。天下归新,该更上一层楼矣。山水花乌人物,互济互惠,借点西学也有益矣。青藤曰:过单后力不足,秀木易摧。浑厚滋华,雄秀皆备好。

  时浅时深的连联参悟,忘了时间。游子更是迷着了。又有山人高雅助兴之琴弦助兴。山月人共享,兴致精进灵通。兴致之处,青藤酒意中一段南音散曲,情深意切。众家入味入迷,石鲁按不住了,一段夹着川音的秦腔,吼的生生烈烈,振人提气,满谷回绕。

  时久,石涛曰:文艺,文艺在社会时潮中,花开在先,结果在后。一个时代之精华更是要时间的。短期行为谢之早。吾中华文艺之果,千百年才形成。其间有潮有流,连接不断,华发变迁,从未断续,永不枯竭。伴吾华史,有破有败,有灾有难,然往往如鳯凰涅槃。民族气节,浩然长存。文脉时有新象入注,新貌不断源,如愿者必修养到位。不可急从,文艺之果,数辈连续亦时有矣。时下便有灾难,文风不正,多无根无源之花,或只样式花样而已,毫无文化之气。吾等不可坐视逍遥,不妨布一大局气阵,更充之以灵,有望复兴文化中丹青亦不落伍。山人曰:有苗头了,数十载矣,吾等护佑气局,天佑人愿,正是时候。此便是石涛等人参悟之本愿,今石鲁宾虹齐到,佳期有望。抱石接曰:吾等已留青于世,单望有风骨之兰胜出矣!

  

 

  《惠升碧先生作品欣赏》

  

 

  《惠升碧先生作品欣赏》

  

 

  《惠升碧先生作品欣赏》

  山人回首对游子道:能与玄鹤同行久远者,必不一般,气宇吾知。游子曰:沾光了,愚者一个,只是有缘。山人曰:天缘奇缘,难得矣!丹青成事,悟比法重,经历阅历皆不可少,愚而不钝,所谓大智若愚,必有所成。心不必切,有志者事竟成。道正必有果,有玄鹤伴护,吾心踏实有余。多来交流切磋。游子曰:两番来游,受益匪浅,晚辈谨记。恭请上人受吾一拜!

  随之,玄鹤当院中,为众人飞舞一段,乐喜有余。人人乐乎!

  山人曰:许久不得如此兴致矣!更有鹤舞,大兴致!众亲用茶。

  值至月偏鸡鸣。

  游子再拜众缘人归来去。

  丁酉春初稿

  戊戌春节定稿於长安

  陞碧

  

 

  《惠升碧先生作品欣赏》

  

 

  《惠升碧先生作品欣赏》

  

 

  《惠升碧先生作品欣赏》